她让“精神分裂症患者”当庭承认没病
2020-01-14 07:12:00 来源:武汉晚报

“测谎仪到底有没有用?”“那个行凶的是不是真有精神病?”每次面对这样的问题,唐玉冰都不知道怎么回答。同样是法医,在外行看来,做精神病鉴定总是特别“神秘”。而唐玉冰始终只有一个回答:“我只是还原一个事实。”

1983年出生的唐玉冰研究生毕业后,就在武汉市精神病医院司法鉴定所工作,主要负责精神类疾病的鉴定工作。面对任何一名当事人,唐玉冰从不会做“有病”或“无病”的判断,她需要找到的是事实。

“和其他法医一样,精神类鉴定关键就是真实,但与其他法医不同,我们没有任何仪器进行辅助,测谎仪早已被淘汰,机器永远无法懂得人心,心理素质好的人总可以骗过机器。我们要做的,就是拨开一道道迷雾,让真相展现在大众的眼前。”唐玉冰告诉记者,做鉴定,就是要做一份让内行外行都看得懂的鉴定书。

杀人凶手当庭承认:

我没有精神病

2019年,唐玉冰做过一起鉴定,就连当事人都认可唐玉冰的鉴定结果,当庭承认自己没有病。

案件发生在一对医生夫妻身上。男方就是一名精神疾病专科医生,女方是影像科的医生,两人一同创业,在外省某地开了多家专科医院。

可是男方条件好后出了轨,并被女方发现。男方承诺不在和外面的女人来往,可女方怎么都过不了这个坎,两人一点小事就吵架。

一次男方开会回家晚了,双方发生激烈的冲突,女方拿起风扇将男方击倒在地。女方帮丈夫包扎急救,但男方最终仍抢救无效死亡。随后当地鉴定机关鉴定女方有“精神分裂症”。男方家属觉得这份鉴定有问题,于是委托武汉市精神病院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重新鉴定,由唐玉冰负责。

唐玉冰首先了解了双方家庭情况和病史,并进行调查。唐玉冰发现,女方一直负责医院的财务工作,而且在家庭聚会的时候,精神状况都特别正常。加上唐玉冰了解到男方确实出轨过,女方情绪激动并不是完全幻想出来的,而且事发当晚两人发生冲突后,出现过激行为属于人正常反应,并不是精神疾病所致。

女方没有“精神分裂症”,有轻微情绪不稳定和抑郁的症状。这是唐玉冰在经过调查后得出的鉴定结果。

就在该案开庭当日,女方当庭承认自己确实没有精神分裂症:“我认可武汉市精神病医院司法鉴定的结果。”这也让唐玉冰很欣慰,自己的工作得到所有人的认可。

司法鉴定书:

要让外行内行都能看懂

为什么有人会对精神类司法鉴定存在疑惑?唐玉冰总结问题在于司法鉴定书很多老百姓看不懂。“特别是有些恶性案件发生后,鉴定嫌疑人为精神病,凭什么?你得让老百姓看明白了,他就没有疑惑了。”

有一次,外地一检察机关委托武汉市精神病医院司法鉴定中心进行再次鉴定,当事人是一名涉嫌寻衅滋事的女子。她和家人拿着一大叠病例和鉴定书,其中还有相当权威医院所出的病例,都诊断和鉴定其有“精神分裂症”。

接到案子后,唐玉冰第一次见到这名女子时,当事人情绪特别激动,一聊到自己的病情就开始脱裤子。唐玉冰拉着当事人的手,一边制止她,一边安抚她,然后很关心地问她:“你是在什么医院看的病,求医这么长时间,你觉得哪个主治医师最负责任?”

该女子支支吾吾回答不出来,唐玉冰又问她,那你这个病自己要注意啊,都做了什么治疗呢?你吃过药物了吗?有些药的药物反应很大,你有什么反应?

“我问的这些问题,都是一个正常病人会关注并经历的事情,但是这位女当事人回答不出来,她仅仅去医院对精神病进行诊断,却从没治疗过,这一点普通人一看就知道有问题。”唐玉冰又接着询问其他问题,发现这名当事人对自己的诉求特别明确,而在走访她的邻居发现,她在日常生活中没什么特别,从未发病,每次发病都是在有诉求的时候,在特定位置。

唐玉冰把这些写进自己的鉴定书中,并得出当事人没有“精神分裂症”的鉴定结果。

记者夏晶通讯员王继明

责编:汉网

  • 为你推荐
  • 公益播报
  • 公益汇
  • 进社区

热点推荐

即时新闻

武汉

财经要闻

论坛热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