节目“好看”要以危险做代价?
2019-11-28 07:11:00 来源:武汉晚报

“规模非常大,很好玩也蛮危险!”作为《追我吧》的嘉宾之一,萧敬腾曾对节目作出如此评价。11月27日凌晨,萧敬腾口中的“危险”成为不幸事实,演员高以翔在宁波录制《追我吧》时晕倒送医,经过3小时抢救无效身亡。

《追我吧》极其考验嘉宾体能明星频发呕吐、抽筋

经26日《追我吧》录制现场观众透露,意外发生时,高以翔正在被节目中素人嘉宾追逐,他在跑步过程中一度喊出“我不行了”,并突然倒地。现场粉丝和工作人员一度以为是节目效果,但很快其他明星嘉宾跑来关心情况,黄景瑜、陈伟霆等更大喊“快点救命”。

而在抢救过程中,不断有人哭喊“没心跳了”“有心跳了”。近15分钟的心肺复苏抢救后,高以翔被送上救护车前往宁波东部新城的医院继续抢救。

记者随后了解到,该期节目从11月26日晚间8点半左右开始在宁波录制,事件发生时,节目嘉宾已经参与了5个小时左右,当天宁波最低气温仅为8℃。不仅录制条件严酷,《追我吧》本身也是一档极其考验嘉宾体能的节目。在浙江卫视的官方推介中介绍,这是一档都市夜景追跑竞技秀,“一档只在深夜城市CBD录制的节目”。常驻明星组成“追我家族”与体能出众的“超能素人”共同突破自我、挑战极限。

《追我吧》目前已播出两期,可见参与节目的门槛不低。录制现场犹如升级版的大型跑酷现场,嘉宾在竞速跑步的同时还必须挑战高难度的闯关,首期节目就出现了令人惊吓的70米爬楼速降的项目。再者,嘉宾之间的对抗也相当激烈。第二期节目中,邹市明和李小鹏两位运动健将在进行追跑对决中,邹市明还意外跌落平衡滚筒导致腿部抽筋,仍坚持完赛。

不仅如此,也有大批网友爆料,在《追我吧》之前的录制中,就曾出现过明星频发呕吐、抽筋,以及需要吸氧的情况。

为了节目“好看”意外频出危险作为代价不是第一次

高以翔不幸离世令人扼腕的同时,近年真人秀综艺成为“高危地带”的事实也呼之欲出。

2015年,王宝强参加《真正男子汉》的时候,不慎从高处摔落地上,导致右下肢骨折,被急速送往医院救治。

2016年5月,陈楚河在录制《非凡搭档》最后一期节目时,在“高空跳跃集装箱”的环节中护具脱落,膝盖直接着地,造成右膝十字韧带断裂及半月板损伤,不得不退出正在拍摄的电视剧《上古情歌》,演艺工作停摆两年之久。

2018年3月,张杰参与录制《王牌对王牌》第三季,在“玻璃管吹乒乓球”环节时因缺氧晕倒,头砸在凳子上,造成面部擦伤。所幸晕倒后,张杰很快就醒来并前往医院就医。

2018年4月,邓超在山西大学录制《奔跑吧》第二季时,肩膀不慎受伤。

同样是在2018年《奔跑吧》的录制中,李晨在抛学士帽的环节中被帽子砸伤,额头留下了一道伤口。他在前往医院缝合伤口时还发微博感谢节目组“及时的处理和照顾”。事实上,那也不是李晨在该系列节目中第一次受伤,早在2015年录制《奔跑吧兄弟》时,他在与金钟国的对抗过程中撞伤左眼眉骨,缝了二十多针。

由此可见,嘉宾在真人秀综艺中意外受伤频频发生,记者到过不少录制现场,发现很多综艺节目的录制都是在“疲劳作战”的情况下完成的。为了高强度地奔跑保持空腹,或因为拍摄进程的繁复,连续七八个小时的录制也是家常便饭。然而,节目本身强对抗、强冲突的内容设计又是看点,项目设置上也无形让参与者身体承受了极大的压力。相比棚内综艺动辄连轴转钟录制的超负荷工作,户外综艺的录制则面临更多不可控因素。切莫把节目的“看点”寄托于危险的隐患之上。

记者梅冬妮

责编:汉网

  • 为你推荐
  • 公益播报
  • 公益汇
  • 进社区

热点推荐

即时新闻

武汉

财经要闻

论坛热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