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这些自强不息的最美残疾人点赞
2019-07-09 05:35:00 来源:武汉晚报

武汉晚报讯(记者陈玲通讯员杨士启)6月20日,由武汉市残疾人联合会与长江日报报业集团共同主办,武汉晚报、市残疾人文联等单位承办的“学听跟”专项活动征文比赛及知识竞赛正式启动。

截至目前,我们已经陆续收到了百余篇征文。这些文章,通过质朴的文字,让我们了解到残疾人朋友们的生活和思想,也透过他们的视角,感受到平时被我们忽略,或者无法获得的不同感受。通过征文,我们认识了许多特别的残疾人朋友,他们中有的自强不息,有的热爱生活,有的充满爱心。我们为这样的残疾人朋友点赞!

与征文活动同时启动的在线知识竞赛,已经吸引了200多人参与答题,其中不少人都抽中了奖品。这些奖品我们在活动后期会统一发放。

欢迎读者们关注下方“武汉助残”微信公众号二维码,点击“学听跟”栏目中的“知识竞赛”参与答题,抽取每日的小奖和每周的神秘大奖。

老黄与小黄钱崇兴

老黄今年五十八,是个老汉口,出生在下陈家湖,是个老街坊。下陈家湖还在的时候,老黄眼睛还看得见,见过当年下陈家湖风景。后来湖填了,他的视力也模糊了。

小黄是老黄的独子,生下来眼睛大大的,同别的小孩一样明亮,可惜三岁后“继承”了老黄的眼疾:视网膜实质性变性,现在视力几乎为零。儿子出生后,为了生活,老黄到盲校学了两年的“盲人按摩”,在劳动街开了家盲人按摩店。

我和老黄家是近邻。第一次光顾他,是为了缓解连续加班后的腰酸背痛。老黄一边给我按摩,一边和我聊天,酸痛逐渐缓解。这时,我重新认识了老黄。

这么多年来,街坊四邻见到老黄,他说是面带微笑,说话和气,没听过与人争吵。家里两位盲人,生活压力可想而知,也没见过他怨天怨地。进店的有许多老街坊,还有许多搬迁走了的,也回来找老黄按摩、聊天。在他的店碰到许多熟人,也听到许多街坊故事,平添了些生活情趣。

老黄的按摩手艺好,许多人慕名而来。他聘请了几个盲人按摩师。附近有个盲女孩,老黄视同亲生,父母均是残疾人,从十八岁起,一直带在店里学按摩,生活无忧。

小黄视力退化的速度比老黄快,少年就进了盲校。毕业后也在店里做事。虽然视力差,心态很阳光。进出有说有唱,能下一手好棋。参加过省、市和全国的残疾人(盲人)中国象棋比赛,取得了不少好成绩。最好成绩是全国第四。最近又去参加省里的集训,准备今年的比赛。

每谈到小黄的成绩,老黄言词中充满了自豪。前年小黄找到了真爱,婚后小两口互帮互助,另立门户在香港路单独开了家按摩店,自食其力。

我给自己取名“学到老”徐国平

从记事的时间起,我就觉得自己不如人;说话结结巴巴,半天没法表达自己的意思!可是,我唱歌时却不会结巴!于是,我爱上了音乐,不光喜欢唱歌曲,还喜欢学习乐器。

有一段时间,我学习乐器竟到了如醉如痴的地步,走路睡觉时也不忘练指法,我在力所能及的条件下,努力学会笛子、二胡、电子琴以及萨克斯等多种乐器;特别是吹奏萨克斯,虽然比较费力,可是,好受人欢迎!在喜庆的晚会上,吹奏一首《迎宾曲》,优美的旋律让人兴奋不已;在庄严的大会上吹奏《国歌》,又会让人肃然起敬!

作为七十年代国棉六厂的管乐队员,我曾经参加过近百场演出活动;可是,好景不长,正当我风华正茂的时候,不幸病魔缠身,在一次天眩地转的晕眩后,听力竟然慢慢地消失了,起初还没当回事,以为这是身体虚弱病状,当我后来发现自己听不清声音时,医生竟告诉我:已经晚了……

可是,我没有悲观!音乐不能享受了,我就寻找其他的乐趣!工厂给我办了病退,儿子为我买了电脑;从此以后,我就全身心地学习电脑技能,为失去听力的自己找到更加宽广的天地!

我给自己取名“学到老”,学习电脑知识和上网。近十年来,我担任长江网“人文武汉”栏目超级版主,汉网“残友家园”版主,还有武汉热线网也有版主职务;同时在电脑网络上自学视频和图形软件,不光会用“会声会影”软件制作自己拍摄的纪录影片,还会用Flash软件制作有趣的动画图片,至于神通广大的PS软件也是操作比较熟练了!

责编:汉网

  • 为你推荐
  • 公益播报
  • 公益汇
  • 进社区

热点推荐

即时新闻

武汉

财经要闻

论坛热帖